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
化身“运蔬侠”、追“封”少年团……90后、00后们在上海战“疫”一线写下守“沪”故事

编辑:管理员    来源:志愿者发展基金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7-18 23:44

在上海,战“疫”的一线

总能看到飘扬的团旗

 在上海,急难险重任务前

青年志愿者们正燃烧着火红的青春

在社区、在保供、在方舱

 他们“沉”一线、“冲”一线

“战”一线、“守”一线

在疫情防控最需要的地方扛活出力

微光成炬,向前而行

无数细枝末节里

是一则则守“沪”的故事……


 

“你愿意当志愿者吗?

愿意的就扫码入群!”


 

疫情发生后,团徐汇区委先后多次发布全区团员青年紧急动员令、志愿者招募令,各级团组织招募志愿者3000余名,组建各类青年志愿服务突击队124支。

 
1.png

徐汇区疾控流调突击队由21位具有一定专业背景的青年组成。4月1日一早,全体队员正式开启流调信息整理工作,遇到对方讲方言听不懂就放慢速度多听几遍;遇到对方态度急躁就耐心安抚疏导;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群里及时咨询指导老师,忙碌了一天还要进行工作复盘,确保次日的工作更加高效有序。如果一切顺利,一个流调时长在3分钟左右,但是遇到困难时,一个电话也可能会打将近1个小时。千百次“你好”只为让城市更好,目前已完成流调超1200人次。

出勤转运任务337人次,累计志愿服务时长3384小时,累计转运样本数量112.4万余管,共覆盖检测对象近625万人次……这是短短96分钟内组成的徐汇区青年抗疫(核酸样本转运)突击队,27名青年交出的成绩单!

把镜头聚焦到每一个忙碌的身影,“凡人微光”汇聚着正能量的青春。

3月8日,刚刚下班回家的团徐汇区委90后青年干部陈雪艳看到了自己所在的梅陇七村小区需要暂时封闭。

2.png


陈雪艳曾在梅陇七村当过8年社区工作者,也曾是这里的居民区书记,大部分居民都认识她。已经卸任两年的她挺身而出,拿着大喇叭不停为大家做解释。

喉咙发疼,精疲力竭,但这只是持久战的开端。凌晨时分,陈雪艳盘算了下人手:居委中唯一的一名男性居委干部被抽调支援其他社区,保安保洁人手严重不够。居委只剩下5名女干部。为此,街道紧急调配了二男三女支援。再加上她和居民区书记的丈夫也临时成为“编外居委干部”。整个居委满打满算只有区区12个人,却要应对整个小区3000多个居民的核酸检测。

凭借着人头熟的优势,陈雪艳火速组建了一支临时“青年志愿服务突击队”,快速招募了十几位青年志愿者,当晚就分配好了第二天的任务。次日,突击队成员分头对1400多户住户上门排摸。

“你愿意当志愿者吗?愿意的就扫码入群!”短短三天内,“青年志愿服务突击队”扩充到了65人。

微信图片_20220720124520.png


在小区封控期间,一名即将生产的高龄产妇。产妇白女士在收到封控通知后焦急万分。陈雪艳打电话不断安抚对方情绪。在社区青年社工的团结协作下,及时为孕妇做好了转运事宜。几天后,白女士顺利生下了一对龙凤胎,取名宁宁与圆圆。

“这一个多月来

我们接了近2万通热线”


13个人,4部电话,24小时!为缓解区卫健委防疫人员压力,从3月9日开始,团嘉定区委挑选了工作责任心和沟通能力强,有心理咨询、法律等专业背景的团青骨干,组织了一支由团干部、青少年社工、机关青年志愿者组成的青年突击队,24小时分批轮流上岗参与支援区疫情防控工作。截至4月15日,志愿者共接听电话19266个,其中政策咨询类15651个,求助投诉类3615个。

4.png


4月7日凌晨,嘉定区90后团干部屠啸天接到一个紧急求助电话,家住江桥镇的陈先生焦急地称,妻子确诊阳性凌晨两点被转运,但前一天妻子已经有发烧,转运时体温虽有点降下来,但还伴随着肚子痛。家人十分担心,希望能抓紧就医。接线后,他紧急联系了相关部门,最后将孕妇转运到了医院隔离救治。

“这一个多月来,我们接了近2万通热线。”屠啸天回忆说。

最近,热线又接到了一位市民蔡阿姨的致电感谢。原来,蔡阿姨86岁的长辈患有长期糖尿病,因酮中毒每天需要打4针药,疫情封控药没办法配给,剩余的药只能维持两天。经过协商后,最后有人对接去了三级医院为老人配药,专车送回,家属十分感激。

“接听电话的男老师很热心、很耐心、很用心。”这是蔡阿姨对屠啸天的肯定,又何尝不是嘉定群众对青年志愿者的赞美!

奔走在抗疫一线

化身成“大白”“小蓝”



在团青浦区委的带领下,青浦气象局“青雨伞”青年突击队全力应战,化身“大白”“小蓝”,用行动诠释青年担当。

3月29日傍晚,“青雨伞”青年志愿服务队队员陈亚芳所在的小区突然封闭,当天夜里11点多小区紧急组织全体人员进行核酸检测,收到通知后,她火速上岗加入核酸扫码的队伍。当陈亚芳完成四五百人的核酸码扫描,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中时,已经是凌晨2点钟。

5.png


“4月12日早上我当完核酸检测志愿者后要回单位了,让我感动的是,考虑到我的志愿者岗位一时找不到人,妈妈立即向楼组长报名,临时接替我的志愿者工作。”

在小区已有确诊的情况下,陈亚芳和母亲坚持参加了多次核酸检测、物资运送发放、扫楼通知等志愿服务工作,奔走在小区的各个角落,经常一天下来已是汗流浃背。

气象台业务骨干胡伟田和团支部书记谈锦也已经在岗坚守了十几天,作为台里面唯二的男队员,他们作为第一应急值班小组,投身到预报值班第一线。

每天早晨5点多,他们已起身开始制作预报。若出现降水、大雾、大风和降温天气,更要盯紧实况,提前发布天气提醒和预警信号,服务过程中根据灾害性天气的发生发展情况,滚动提供精细化的信息跟进。

“我们要保持人员24小时在岗,夜间随时待命。”疲惫的身影里有的是坚守的力量。

车轮上的“大白”

在与时间赛跑


面对疫情严峻形势,闵行区华漕镇青年团员纷纷到一线报到,100余名青年志愿者组建起一支华漕青年志愿者突击队,携手同行、齐力抗疫。

3月18日以来,为了让封控点位的试管更快、更安全送达,团青干部们无论多晚,一辆辆小皮卡总是随叫随到。为了不遗漏每一根试管,镇团委专门搭建起了临时收样处,精准做好统计汇总,保障核酸检测应检尽检。

6.png


为了使核酸检测过程更高效、运输更安全,华漕镇充分发挥域内生物医药企业集聚特色,招募“生生物流”专业青年志愿者,提供全流程技术支持,实现了每一环节高效闭环管理。检测前,志愿者为各检测点位统一配送保温箱,用以贮藏和中转运输生物样本。检测过程中,冷藏专用车每天多次往返检验所运输核酸大筛查样本,为全镇核酸检测开辟全程冷链不断链的“特殊通道”。在这场争分夺秒的较量中,他们跑出了生生速度。

7.png


生生物流青年司机贺海军,自3月下旬起就已经连续在公司值守,通宵达旦,保障样本转运。他说:“我是一名普通的生生员工,非常高兴有机会成为志愿者,虽然自己做的不是轰轰烈烈的大事,但能够身体力行在抗疫这件大事中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,我也感到无比光荣。”

高铁乘务员

化身“分拣员”“搬运工”


4月2日,200名华铁旅服公司高铁乘务员,化身“分拣员”“搬运工”,深入上海封闭的社区街道,帮助社区分装蔬菜、粮食等生活必需物资,维护核酸检测秩序。

4月3日21时50分,杭州供电段上海高铁车间接上级通知,急需组织人员赶往上海虹桥站搬运抗疫医疗物资,车间迅速组织协助地方开展物资转运工作,志愿者们不顾一夜的劳累,物资到站后马上投入到转运工作中,并于次日凌晨2点钟顺利完成物资转运。

8.png


社区防疫里

倒映着的青春剪影


社区防疫是这次“战疫”的主战场之一,每一支承担任务的青年志愿服务突击队都是“疫”线的一面旗帜。

9.png


在长宁社区,百名“运蔬侠”奋战在抗疫一线。封控前,团长宁区委第一时间组建了103人的长宁运“蔬”联盟青年志愿服务突击队,下沉全区10个街镇参与物资发放工作。青年指挥家葛维岳“跨区”报名,连人带车被分配在周家桥街道,还成了领队之一。这支6人小分队曾徒手搬运近30000份物资,在一次次搬运实践后,他们也总结了经验:“搬运较重的箱子,10个一排堆三四层,箱子较轻的话可以10×10堆放,而蔬菜包则可以50份为一堆。”

95后共青团员倪佳豪也冲在一线。一次次搬卸、运送抗疫物资,在属地利西居委参与核酸检测的志愿服务工作……有时忙完一天,手酸得都抬不起来,但看到居民收到生活物资时的喜悦,倪佳豪感到再苦再累也值得:“我们多出一份力,居民就能早一刻拿到物资,有了居民的配合,疫情就能早一天结束!”

在浦东万祥镇,镇团委在短短几个小时就迅速集结了30名团员青年,他们变身“大白”,组成一支特殊的青年志愿服务突击队。其中,有一支“宣传小分队”,潘思文便是其中一员。看似稚嫩的他已是一名抗疫“老兵”。2020年疫情期间,还在上大学的他报名成为防疫志愿者,走上道口,守护一座城的出入口。再次加入青年志愿服务突击队后,潘思文和其他队员们一起走街串巷,宣传最新防疫措施,引导村居民坚守“足不出户”“不要聚集”。

这场战“疫”,让更多人看到了青年志愿者不惧不退的青春剪影。

追“封”少年团

把物资一步一个台阶运上去


5人,10人,到如今14人,这支在金山区朱泾封控小区红旗新村里日益壮大的队伍,平均年龄23岁,不少是共青团员,追“封”少年团是他们的名字。

10.png


除了日常防疫工作,他们还参与清扫小区垃圾,处理居民的生活垃圾,消杀楼道、道路。扛物资、送药,老小区没有电梯,都靠着他们一步一个台阶运上去。

11.png


红旗新村是朱泾镇的一个老旧小区,60岁以上老年人达到60%以上。自封控以来,招募志愿者成了难题。西林居民区党支部委员周斌作为这个片区的负责人,也一起封控在小区里。

12.png


他迅速在小区群里发布群公告,张贴志愿者招募书,从一开始招募到5人,到现在的14人,这让周斌有了一丝欣慰,“这个小区老人居多,能招募到这些年轻的志愿者真是不容易,他们的年轻活力给小区注入了动力。”

13.png


今年18岁的高欣雅,是追“封”少年团里年龄最小的一个。自小区封控以来,她自愿投身到志愿者的岗位中,和哥哥姐姐们一起奋战在一线。

追光去,自己也会照亮希望。高欣雅说,自己是想向“大白们”学习:“看着他们每天那么辛苦,我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。”

有一次,高欣雅在维持核酸检测秩序的时候,发现一位阿姨在扫完核酸码后,还想插队去人少的队伍中去,她上前阻止,但阿姨十分不理解,指着她的鼻子骂。当时高欣雅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,却依旧坚持原则:“阿姨,你真的不能换队伍,这都是标注好的”,在她的努力下,阿姨最终妥协了。

“以前还没有人那么指责过我,心里真的好委屈,但我还是要坚持做下去,虽然有一个两个人不理解我们的工作,但是好多人会和我说‘谢谢’,当他们说谢谢的时候,我感到什么委屈就都没有了。”现在,高欣雅还成了少年团的摄影师,帮志愿者和大白们留下一张张照片,一段段视频。

这些90后、00后,其实都是家里的“宝贝”,但他们选择在最年轻的时候,在疫情防控第一线贡献自己的青春力量。

无数坚守,正以点点微光,汇聚成星河灿烂,照亮抗疫征途。

 


 

来源:中国共青团杂志社编写组、微信公众号“共青团中央”、微信公众号“中国青年志愿者”

 

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广莲路1号建工大厦A座14层 邮编:100053 客服邮箱:info@cswef.org
版权所有 © 志愿者发展基金 备案号:京ICP备字9037064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56号


官方二维码